2020年中国能源化工企业供给、需求两侧的三危与三机

2020-04-07 17:07:18 admin 37

2020年注定是21世纪以来乃至人类出现文明以来不会被忘却的一年!仅仅才过去一年的1/4,我们就见证了新冠疫情从肆虐华夏到全球恶化、美股的多次熔断、国际原油的雪崩......每一件都在改写历史!每个国家、每个行业、每家企业、每个人都受到了疫情及其次生灾害带来的直接或间接的影响,中国能源化工企业也不例外。金联创专家指出,除却宏观政治、经济影响,2020年中国能源化工企业更应关注的是发生在供给、需求两侧的变化和危机。

 

从需求侧来看,危和机各有三点

 

第一危:是全球需求的冰封

 

3月以来,欧洲、美国各大经济体纷纷效仿此前中国防治疫情的有效措施,采取封城、封国等手段,一定意义上取得了效果,但不可忽视的是,除了农副产品等基本生存需要,消费的其他需求基本停摆,这对于制造业、服务业都是噩梦。能化行业尤其是能源行业首当其冲,原油的暴跌和持续低价就是对全球需求冰封的响应;

 

第二危:能化需求结构的变化

 

疫情和经济的巨大变化,直接改变了全球消费结构,从而影响了能化产品的需求结构。这种影响或不是短期的。由于破产企业、失业人员激增,即便各经济体在流动性上不断注水,但产业的漏洞百出使得资本不能有效流通,人民的钱袋子面临缩水,消费兴趣也难被激发。汽车消费就是比较典型的风向标,各大车企破产都在倒计时,原因不言而喻。可以预见的是,材料领域将会是继能源之后的第二重灾区。塑料消费和经济增长一直呈正向关系,如果全球经济下滑10%,则塑料消费无疑也将下滑至少10%

 

第三危:需求复苏的不确定性

 

全球疫情出现拐点前,全球需求复苏就是伪命题。即便最乐观的预期,如果海外疫情能在5月出现转机,那么需求复苏到疫情前水平也根本不可能在2020年出现,甚至3-5年都难。各地区、国家国情、政策、手段不一,不可能都像中国一样两个月复工复产就达到80%以上,个别依赖旅游等单纯经济业态的国家就此一蹶不振也完全可能。需求的不确定性,是能化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。



当然,中国能化企业同样有三个机遇可以把握。

第一机:中国市场的复苏及经济的相对稳定

 

中国是第一个进入疫情也是第一个走出疫情的国家,从现在看市场的复苏情况基本符合预期,包括能源化工在内的重要基础产业基本平稳,已属难能可贵。在相当长的时间内,国内能化企业可以把国内需求作为生存稻草,这种机会得天独厚;

(原创 刘心田 金联创订阅号)

第二机:新需求的主动权

 

为了刺激经济,国家加强了基建投资力度;为了国民健康,各国加大了口罩的采购力度......虽然传统需求冰封,但以防护服、呼吸机为代表的新需求却迸发了。医药、医用材料等都是显性的需求增长点,而恰好能满足需求的窗口出现在我国疫情恢复期,这意味着我们在新需求前掌握主动;

 

第三机:在线响应优势与应对机制

 

中国企业对市场的响应速度是世界一流的,应对疫情的处理机制事实证明也是有效的。而这些是应对需求不确定性最重要的。尤其是相对海外能化企业,我们生产在线、经营在线,而外企则面临类似俄罗斯的举国休假或美国页岩油的被迫关张,此消彼长,优势巨大。

 

山东卓星化工有限公司 

 

从供给侧来看,同样有三危和三机

 

第一危:输入性供给过剩

 

中国是全球疫情泛滥下的净土,全球所有能化企业都会抢中国需求的救命稻草,输入性压力会越来越大。中国能化企业除了少数品种,多数已处于产能过剩状态。自身尚在打价格战,又将面临狼来了,供给侧只会雪上加霜;

 

第二危:基建投资带给供给侧的压力

 

国家在实体经济上的投资力度仍在加大,基建项目、大型石化项目或仍按原计划、进度建设。仅炼油新增产能2020年就或达亿吨以上。供给侧的加法或会使得落后产能、过剩产能遭遇灭顶之灾

 

第三危:上游传导压力

 

国际原油的低价有目共睹,虽然为成本端带来短期利好,但由于产业链条每一环节供给侧都相对过剩,成本红利难以截留,只会化为销售产品的跟随降价,上游跌得越狠,下游跟得越紧。甚至会出现上游反弹终端不跟进的可能。

 

 

供给侧亦有机可寻。

第一机:低价原料红利

 

虽然会出现成本传导的多米诺骨牌效应,但传导并不同步,还是有时间窗口可以把握。且上下游、板块间波动幅度不一,如果运用好交易策略,既可以实现现货盈利,更可以在期货、场外市场套利;

 

第二机:新能源、新材料

 

低价原油并没有浇灭氢能开发的热情,口罩需求使得熔喷布行情暴涨(2599级已从不足20万元/吨涨至40万元/吨仍供不应求),仪征化纤等新投放熔喷布产能......种种迹象表明,新能源、新材料仍有生命力,是能化企业在供给侧的绿洲

 

第三机:税收等政策红利

 

2月交通运输部出台的高速免费政策,实实在在的为包括能化企业在内的制造业、流通业打了强心针4月,国家或陆续出台降税、降准降息等重大利好,而这都是中国能化企业可以享受的干货,对缓解供给侧压力有巨大帮助。

 

 

 

金联创专家强调,2020年中国能化行业正凸显三大矛盾,即供需失衡、周期错位、单马拉车。供需失衡已成“新常态”,周期错位和单马拉车则是新矛盾。2020年本就石化周期而言,应该是市场较为稳健的一年,但疫情已经搅乱了正常周期,以原油为代表的能化产品要重新价格定位,等于疫情开启了一个新周期,而新周期和传统周期存在错位;日本暂缓举办奥运会、欧美封城,全球只有中国“风景这边独好”,然而一个引擎要带动全球经济,就像一匹马拉一辆大车一样困难,更何况中国自身刚“大病初愈”。

 

 

 

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”。对于2020,中国能化企业应该视为新起点,用“奋斗”的初心和精准的策略,联国家、世界之大势,创“黑暗中的光明”之未来!

 


电话咨询
产品中心
在线订购
关于我们